本站最新网址:www.xsh89.vip
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

首页» 情色笑话» 淫荡女同事求我止痒

淫荡女同事求我止痒

时间:2019-10-06 19:02:14 发布: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
提醒: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
某直播tv,直播间内
  “老婆加油,我永远支持你。”张牧送出去一发飞机,刚准备发去这条消息。
  突然收到一条系统提示:您的账号已被管理员禁言。
  张牧瞪大了眼,今天是月底,是李晴晴直播最重要的一天,他必须要送上礼物给李晴晴打榜,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岔子。
  就在这时候,李晴晴的直播间突然弹出来一条公屏消息。
  “翩翩君子送上十架飞机。”
  没等张牧反应过来,又弹出来一条消息。
  “翩翩君子送上十架火箭。”
  弹幕狂刷:这也太有钱了吧!
  千金一掷,为佳人啊!
  李晴晴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:“感谢昆哥,谢谢飞机和火箭,么么哒,你终于来了。”
  张牧心凉了半截,这几天李晴晴直播,这个翩翩君子都会出现。
  但凡这个人出现,李晴晴就不会和自己互动。
  今天倒好,直接将自己禁言了。
  翩翩君子是谁,张牧比谁都清楚,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富二代魏昆。
  “晴晴,我都来你直播间几天了,你天天都是唱歌跳舞,一点都不刺激啊!你可是在微信上答应过我,要给我看点值钱的。”魏昆在公屏上打字说。
  李晴晴直播间三百来人都羡慕不已,有钱真是好啊。
  李晴晴笑了笑:“昆哥,等一下,我马上去换。”
  片刻后,李晴晴再次出现在荧幕上,穿着一套兔装,眨了眨眼睛靓丽可人,简直能让看人眼睛发直。
  然而,翩翩君子却发消息冷道:这什么玩意?这些之前不都看过了吗?赶紧给我跳个舞,不然我退出直播间了。
  什么!
  李晴晴和魏昆之前还一起待过?
  张牧傻眼了,和李晴晴在一起快半年了。在他印象里,李晴晴是个乖巧迷人,懂事而又努力的女生。
  可现在,李晴晴竟然当着这些人真的跳起来了。
  张牧气傻了,拿出电话就给李晴晴打过去。
  电话接通,李晴晴很不耐烦喂了一声:“不是给你说了吗,不要给我推销,我不需要。”
  竟然故意把自己当做推销电话!
  挂断电话,李晴晴又跳了起来,张牧彻底傻眼了。
  原来女神,在有钱人面前是这样子。
  “真是无聊,我们私聊吧。”翩翩公子又发来消息。
  能有什么好事!
  张牧在心底骂道,却没想李晴晴乖乖的关了直播间。
  这也太听话了!
  直播间刚关,张牧手机便收到一条短信:“对不起,张牧。我对你没感觉了,我们分手吧。”
  张牧冷笑一声,他知道李晴晴不是对自己没感觉,只是单纯的觉得他穷。
  关了手机,张牧很想去找魏昆理论,为什么要这样抢他女朋友。
  可他有点饿了,这几天为了攒钱给李晴晴冲榜打赏,他几乎没怎么吃饭。
  好在张牧知道学校附近有几家超市,经常搞活动,可以免费平常。
  种类很多,有牛奶,有饼干,还有开心果这些。
  只不过,今天张牧刚出现在服务员面前,服务员直接拿开了盘子。
  “怎么又是你,每天都来免费品尝,有意思吗你?”女服务员没好气的说道。
  张牧生涩的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以为免费的,可以随便吃。”
  “随便吃?有你这样,每天蹲点来吃的吗?”女服务员吼道。
  张牧怕人多丢脸,灰溜溜的离开了超市,嘴里还在叹气:麻痹啊,以前都可以免费吃的。
  好渴。
  要是有钱就好了,老子可以自己来买。
  反正都是免费,给别人吃也是吃,给我吃也是吃。
  草啊。
  张牧刚走,女服务员身边一个漂亮的女生忙过去,问到:“怎么回事?”
  女服务员哼道:“一个不要脸的,天天来试吃!这年头怎么还有这么穷的人,看他还是个学生,脸皮怎么这么厚。”
  女生一看便认出来,这是张牧。
  没想到在学校是三好学生的他,素质这么低。
  张牧出了商场,心累到极致。对正常人和家庭来说,吃顿饭不是什么问题,可张牧是单亲家庭,母亲为了养活他在餐厅上班。张牧一直以来很自立,自从半年前遇到了李晴晴。
  李晴晴暧昧虚荣,新款苹果手机,爱马仕的香水,口红,张牧都想办法给她买过。
  可没想到,最终自己的女神还是抵挡不住钱的诱惑。
  这操蛋的人生,穷才是原罪。
  走出商场,张牧发现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。
  回头看了一眼,旁边是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年人。
  张牧不耐烦道:“很好看吗?不就是在商场吃了点免费的试吃品?吃你家东西了?”
  唐装老者笑了笑,又拿出来照片看了看,确认好没错后,才说道:“少爷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  张牧愣了愣,他并不认识这个老头,只好说道:“你的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  唐装老者急忙解释道:“少爷,真没和你开玩笑。我叫胡运,是您老爸的私人管家,此次是专程来找您的。”
  老爸?
  张牧不屑的笑了笑:“编故事你都不会编,我爸要是有钱,我还会去商场吃免费的?”
  “少爷,老爷说过当初抛弃你们母子,让你们生活拮据。但他是有苦衷的,当时为了继承家族,他必须要离开您和您母亲,为了表示诚意,老爷特意给您拿了几块地。”管家连忙说道。
  张牧摇摇头,这玩笑和自己开得太过分了,谁不知道自己老爹是个穷鬼被看不起,当初老妈家里的人死都不同意,甚至断绝了关系,他们现在连结婚证都没扯。
  “什么快递?”张牧好奇道。
  管家笑了笑:“少爷,您真会开玩笑。”
  知道张牧不会轻易相信自己,管家立马拿出手机。
  “那东西从离开我们母子开始,我就不认识他了,别再给给我提他!”张牧显得很是不屑。
  刚说完,手机上传来短信到账的声音。
  “您尾号8836的银行卡到账100000000.00元,余额100000000.05元。”
  看着这串惊人的数字,张牧惊呆了。
  这是真的?
  老爹当初抛弃老妈,是为了回去继承家族?
  自己真是富二代!
  “我爸还说什么了?这钱是我的?”张牧瞬间改口,一亿对他来说,真香。
  “这只是您的零花钱而已。等老爷彻底继承了罗斯柴尔德家族,自然会回来看您!在此之前,还请少爷不要张扬,并且不要让夫人受委屈。”
  卧槽!
  张牧瞪大了眼,他本来以为一亿已经够夸张了,可没想到老爹竟然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继承人。
  要知道,罗斯柴尔德家族,背后可是掌控着整个世界的经济命脉。
  百分之七十的银行,都在他们掌控之中。
  “有什么困难,尽管找老身!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,解决不了的问题。”老者给张牧留了一个手机好,并且告诉看张牧一套市区豪宅的位置。
  老者刚走,张牧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  是魏昆的电话。
  “张牧,今天没上班吗?”魏昆的言语里,充满着挑衅。
  在这之前,魏昆就知道李晴晴是张牧的女朋友。
  三番两次的勾搭,张牧没当一回事。
  送李晴晴礼物,手机,玫瑰花,张牧没当一回事。
  他以为李晴晴不会为了这种纨绔子弟东西,直到今天李晴晴在直播间封了自己。
  现在他有钱了啊!
  不再是之前的张牧。
  “晚点就会去!”张牧尽量装作客气的对魏昆说道。
  魏昆反问一句:“那个什么,你能不能早点来?”
  “你帮我选选,你上班的酒吧,哪个包间舒服一点。待会我和你女神喝了酒,还要去睡觉呢。”
  第二章 买得起的才是上帝
  张牧听到魏昆的话,狠狠的捏着拳头。
  魏昆是故意的!
  抢了自己的女朋友,还要来炫耀。
  更让张牧心凉的是,李晴晴在魏昆电话里不满道:“昆哥,你问他做什么。他就是酒吧一个服务员,平时都在跑腿送外卖,又睡不起那些豪华的情侣房,怎么可能知道房间里的好坏。”
  魏昆点点头:“也是……”
  然后就挂了电话。
  张牧捏了捏拳头,气得牙痒痒,手机上又发来了消息。
  “张牧,可不要在学校里说,我和你谈过恋爱。大家现在都知道,我是魏昆的女朋友,我不想让昆哥犯恶心。”消息是李晴晴发来的。
  张牧的心,彻底凉了。
  “你要和魏昆开房?”张牧本不想再过问李晴晴的事,但李晴晴好歹也是他读大学以来,第一个喜欢的女生。
  自己碰都没碰一下,好吃好喝舍不得一口,全给了李晴晴买化妆品,可她呢……要用自己买的口红,去亲别的男人。
  “是啊……实话告诉你,我已经为了魏昆打过一次胎。”
  “你他妈说什么?”张牧一口骂了过去,微信聊天界面却出现了红色的感叹号。
  被李晴晴删了!
  舔狗到最后,果然是一无所有!
  还好张牧现在有了钱。
  一个李晴晴不算什么,他张牧不放在眼里。
  但没人可以惹他张牧!
  虽然很痛恨李晴晴,但张牧对她也不是没有感情。
  挂断电话,张牧在附近超市买了几瓶二锅头,一个人喝得烂醉。
  这时候,寝室里的陈明突然发过来消息:“张牧,你妈来学校给你送生活费了,你在哪里。”
  张牧一听妈来了,才从失恋的悲伤中抽了出来。
  母亲这些年为了养自己,饱受了太多的委屈。
  现在有钱了,对付仇人是其次,让母亲过上好日子才是真的。
  张牧急忙赶到校门口,母亲在白玉珍正在门口。
  看到张牧来了,白玉珍连忙将手上的钱递过去:“儿子,这个月的生活费给你。这个月在学校,过得不错吧,端午回家吗?”
  白玉珍递过去了六百块,似乎觉得有些少,又从手里抽出来了两百给张牧。
  张牧一看,白玉珍手里只剩下了两白,鼻子一酸。
  正好这时候,校门口正好开过来一辆5系的宝马。
  车停下后,上面下来了两个人。
  一个是杨兔,另外一个苏黎,两个都和张牧一个班的,不仅长得漂亮是白富美,而且还很有钱。
  苏黎率先看到张牧,下车后眼神极其鄙夷,冷嘲热讽道:“给他什么钱,自己省吃俭用,用父母的血汗钱打赏女主播。”
  张牧心中一震,他不知道在班里,所有人都传开了。
  李晴晴开直播,张牧打赏了所有的钱,今天却被李晴晴禁言了。
  在他们眼里,张牧是一个不起眼的舔狗。
  可在张牧看来,都是因为自己爱李晴晴。
  但现在,被苏黎一说,张牧提了个醒,将白玉珍的钱推回去,道:“妈,不用给我钱了,我先带你去商场买件衣服吧。”
  张牧没说是老爸给的,母亲虽然穷但全靠她硬气从小拖到大养活了自己,如果知道是老爹给的钱,母亲一定不愿意。
  “买什么衣服,我这衣服前年才买的,还可以缝缝补补,将就穿。”白玉珍恨铁不成钢的说。
  张牧没管那些,母亲节约惯了。
  但现在他有钱,不能让母亲过苦日子。
  很快,张牧拉着白玉珍去了附近的万达商场,选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门店。
  以前这些店,张牧想都不敢想,今天却直接对白玉珍说道:“妈,随便选……看上的,给我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  白玉珍皱眉,打了一下张牧:“小子你胡闹什么,这店里随便一件,至少得两三百吧?”
  两三百?
  正在凑近的服务员,眼神极其难看,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,拦住了张牧和白玉珍的去路。
  “不好意思……我们这是私人订制的品牌店,没有两三百的衣服。”服务员推了推眼镜,就差一句穷逼你也不看看,这里是什么地方,是你能进来的吗?
  推开张牧,女服务员急忙用拖把将地拖了拖,似乎张牧踩过的毯子都晦气。
  张牧皱着眉头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“什么意思?你走错了地方,这里的衣服你买不起,就不要耽误大家时间了。”女服务员横着脸。
  白玉珍急忙拉了拉张牧,道歉说:“不好意思,我儿子也只是想尽尽孝心,我们这就走。”
  张牧却没走。
  要是以前,这份委屈他只能吞下去。
  但现在不同了,他爹已经继承了家族!
  他张牧,不是以前的张牧!任何一个看不起他的人,都要付出代价!
  “那我到要看看,你们店里,有什么我买不起的!”张牧拿出了银行卡,递给服务员。
  这张卡,是胡运之前给自己的。
  胡运说过,他给的任何一件物品,那都是家族的象征。
  张牧还没递过去,女服务员一把将张牧的卡扔进了垃圾桶,嘲讽道:“你一个学生,能有多少钱?都给你说了,我们这里一件衣服最少都得好几千上万,你一个穷学生卡里的钱连零头都不够。”
  “真是无聊!再不走,我要叫保安了。”女服务员踩着高跟鞋就要回自己的前台,拿出手机准备玩。
  刚要坐上去前台,突然眼睛一亮。
  在门口,来了一个穿着整齐,西装领带的中年男人。
  怎么会!
  女服务瞪大了眼,香奈儿产品经理怎么在这里。店里天天都有香奈儿的产品理念播放,女服务员自然认识产品经理。
  西装男子刚进门,女服务员急忙贴上去:“顾经理,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顾经理上下打量了一眼女服务员,没好气的说:“顾客就是上帝,你这么对上帝的?”
  女服务员还没感觉到顾经理是在生气,忙说:“顾经理,消费得起的才是上帝……咱们这也不是休闲场所,不能让谁都进来逛,否则耽误其他顾客逛店的时间,我这也是为了店里的业绩着想。”
  顾经理没理她,径直走到垃圾桶里,翻出来银行卡。
  擦了擦,正准备还给张牧,忽然眼睛雪亮起来。
  随后,看着张牧,难以置信道:“这卡是您的?”
  “是啊!”张牧应道。
  女服务员不解气,抢话道:“顾经理,不就是一张银行卡吗?”
  顾经理回头瞪了一眼:“这没你的事,赶紧去给二位泡上茶!你这个月业绩没了,今年的年假也取消了,回去好好反思一下自己。”
  将卡递给张牧,顾经理心中起伏不定。若不是他常年在国外总部开会,有幸见过这种瑞士银行的卡,今天真会捅出大篓子。
  能在瑞士银行存钱的人,会没钱买几千块的衣服吗?
  “小老弟,这边请。今天所有的消费,就当我给你赔礼好了。”顾经理一脸的客气。
  张牧知道顾经理是认出来了自己的卡,说道:“不用,钱我们还是给得起的。就是你们店,好像有点不欢迎我们。”
  顾经理忙摇头,他知道,张牧他得罪不起!
  甚至,整个香奈儿集团都不能得罪。
  顾经理连忙从兜里拿出来两张卡:“这是香奈儿集团的金卡,在集团里所有旗下消费,都是免费!还希望您,能别和一个没见识没脑子的接待过上气。”
  经理一看就会说话多了,张牧却没要卡。
  仅凭自己的银行卡,他不足以有这样的态度。
  “你认识我?”张牧皱眉好奇道。
  顾经理摇摇头,低声说:“我还没这个资格,但我曾经在国外开会,见过董事长和一个人谈话格外客气。他的卡上,和您有一样的标志。”
  “如果您觉得我处理得不满意,尽管提!我可以将整个店的人,都开掉!”
  有钱果然不一样!
  别人看自己的眼神里,似乎在放着光!
  张牧到没那么小气,女接待被训了一顿后,他也没再追究。
  这世界上,狗眼看人低的人多得是,他不可能一个一个让他们下岗,要当家族继承人必须要有一颗大海般的心胸。
  给白玉珍买了几件衣服后,张牧又帮她选了鞋子和包,在万达广场吃过饭才送白玉珍回了家。
  吃饭期间,张牧打开手机,班级群里已经要炸窝了。
  张牧被李晴晴直播间禁言,还当着张牧给魏昆跳脱衣舞的事传遍了整个学校。
  但凡是个人都知道,张牧不仅头顶发绿,而且是个史诗级舔狗!
  这时候,张牧手机上发来一条消息。
  是魏昆的。
  “张牧!你今天到底去不去打工,房间你的确没资格帮李晴晴选!不过你可以来学习下,我已经答应了你的女神,等我高兴了之后就会给她直播间打榜,打到新晋榜第一为止。”
  “对了,你赶紧来。”
  “作为报偿,我给你213块钱当跑路费,跑快点,不然你又要饿死了。”
  我对你……麻痹!
  张牧拽了拽拳头,立马回了一句:“我这就来!”
  第三章 有钱真的了不起
  他张牧,已经不是之前任人宰割的张牧了!
  就算他愿意,家族也不愿意。
  张牧重新打开了直播软件,一看李晴晴竟然在直播跳舞。李晴晴身材很好,柳腰细直,直播间很快人气暴涨。
  在直播间里,能明显看到李晴晴身后的魏昆。
  放在以前,张牧很嫉妒。
  李晴晴身边有不少的追捧者,但她从来不会让张牧暴露在公众视线里一次。
  今天,张牧只是冷笑了一声。
  李晴晴,老子来了。
  ……
  张牧走了许久,女服务员才脸色黯然,做错事般低声问道:“顾经理,刚才那人……不就是个学生吗?”
  她实在不理解,顾经理为什么会如此客气。
  顾经理黑着脸:“哼!差点就让你搞砸了,如果不是看你们店业绩还不错,我巴不得给你们关门。学生?你知不知道,他那张卡是瑞士银行的卡?”
  女服务员打了一个寒颤,目光久久停留在张牧身上。
  蓝天酒吧。
  李晴晴跳完一段热舞,直播间更沸腾了,弹幕不断。
  李晴晴回头走到魏昆身边,搂着魏昆的脖子,献上一个热吻。
  魏昆显得不咸不淡,拿起来手机,刷上去一发火箭。
  五百块,一点都不犹豫。
  在这群学生中,魏昆是当然不让的土豪。
  “昆哥,你真牛逼!你晚上都刷了快五千的礼物了!嫂子这榜单第一稳了。”在魏昆旁边,有人不停的夸着。
  “是啊,昆哥真有钱!可惜我老子没昆哥老爹有出息。”
  “昆哥么么哒。”李晴晴扎根在魏昆怀里,娇羞得像个江南水乡女子。
  她知道,自己直播的平台是一个专门对在校学生开放的平台,看直播的大多数是学生和一些刚毕业的人士,都比较穷。
  要上新晋榜前十,只需要两千打赏就行了。
  李晴晴现在五千,稳稳的前十。
  可她没想到,自己再次打开榜单的时候,她竟然掉出了前十。
  这不可能!
  不到五分钟,她竟然掉到了第十。
  李晴晴死死盯着榜单,前十的打赏竟然到了一万!
  “昆哥,怎么办啊?前面的打赏比我高了!”李晴晴着急的摇晃着魏坤。
  魏昆显得无所谓。
  整个学校,谁不知道自己是富二代,敢和他比有钱?
  一看打赏上了一万,魏昆有些慌了,但为了晚上能和李晴晴再来一发,他故作轻松道:“不着急,我给你刷上去。”
  魏昆冲上去了钱,直接将打赏刷上了一万五。
  “昆哥真豪气!!晴晴,真羡慕你能当昆哥的马子,来走一个。”魏昆旁边的女人羡慕的谄媚道。
  李晴晴显得很满足,可她一杯酒还没喝下去。
  榜单又变了!
  刚才第一的她,现在又出了前十。
  前十的打赏,莫名到了三万!
  什么情况!
  系统出错了?
  李晴晴急忙看了一下前十的打赏,竟然都是同一个人,名字叫:狗不能进前十!
  李晴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牧,但随即便摇头。
  张牧有这个心,但他一个屌丝,天天去超市吃免费的食物,哪里有这个钱。
  “昆哥,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?”李晴晴带着哭腔问道。
  魏昆皱眉一看,骂道:“哪个傻子竟然敢砸我场子,钱是吗……老子魏昆,有的是!”
  魏昆刚说完,还没来得及爆发,榜单又变了!
  前十的打赏,已经到了十万!
  十个人,齐刷刷的打赏十万!
  “昆哥,你一定要帮我打榜,人家都是你的了!”李晴晴揉揉眼睛,哭得更是厉害。
  可要进前十,现在要十万!
  十万,不简单啊!
  十万,即便是对于魏昆这样的富二代,也不简单!
  魏昆犹豫了,说话的眼神明显都变了:“晴晴,要不下周吧,下周还会有新进榜。”
  有这十万给李晴晴打榜,还不如在酒吧里好好消费一场。
  更不要说,魏昆很清楚对方是在故意针对自己。
  李晴晴也知道十万块钱,不是轻而易举能拿出来的,但她在寝室群里好自己的社交平台上都说过了,这周一定会上到新晋榜第一。
  “昆哥,你……”李晴晴低声哭着。
  魏昆压根不当一回事,说:“好了,你先回去休息,我待会就来。”
  李晴晴是个聪明人,现在得罪了魏昆她没好处。
  好不容易钓到的富二代,可不能就这么没了。
  没办法,李晴晴强行挤出来笑容:“那昆哥,我在房间等你,爱你哟。”
  所有的一切,都被刚来的张牧看在了眼里。
  本来他还想告诉李晴晴自己有钱了,她可以回来了。
  可此时的李晴晴,让张牧觉得这些年都是自己白对她好了。
  张牧刚进酒吧,魏昆立马发现了他。
  刚才被人踩了,魏昆正愁没地方发泄。
  “哟,我以为是谁呢?原来是张牧?来了?”魏昆也不喝酒了,直接站起来,摊开手道:“还好你小子跑得快。”
  张牧没说话,捏着拳头,眼神如炬。
  魏昆摇头晃脑的,像是喝多了,抽出一把钱有好几百,直接拍在脸上:“麻痹,原来是等着要钱呢!你这是在保护自己的女神,竟然还想收跑路费!”
  “拿着这几百,东西给我,自己滚!”
  钱从张牧脸上,一张一张的滑下来。
  以前,他为了这些钱没有尊严,缩衣节食!
  但几天,他张牧要将一切重新洗盘!
  “还不滚?”魏昆拿起来桌子上的酒,直接泼在张牧脸上。
  “滚吧张牧,这杯酒都得好几百,就当昆哥请你的,别在这里碍眼。”魏昆旁边的人站起来推了推张牧。
  张牧冷冷的笑着。
  这酒好几百一杯,他以前的确是没资格喝。
  但今天,他不是以前的张牧。
  “给你十分钟,从这里滚出去!”张牧指着门口,一脸杀气。
  魏昆顿了顿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  笑得很夸张,问道:“张牧,你是不是搞错了?你刚才让我做什么?”
  “从这里!滚出去!”张牧再次说道。
  魏昆捧腹打滚:“让我滚?哈哈哈,老子一年在这个酒吧消费几十万,让我滚?你当自己是什么玩意?”
  “几十万是吗?”张牧走到吧台前,拿过来话筒。
  酒吧的人都傻眼了!
  张牧要做什么。
  他在蓝天酒吧打了几年的工,不少人都认识张牧,在他们眼中张牧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诚实守信的好孩子。
  他去吧台上,做什么?
  “快去拦着张牧!”吧台前的女服务员小声说道。
  还没到张牧跟前,张牧已经拿过来话筒,看着魏昆问道:“钱是吗?你觉得自己很有钱?”
  魏昆嘴角一抽,这不是废话吗?
  张牧这样的小丑到台上,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!
  “那我让你看看,什么才是真正的有钱!”张牧吼道:“今晚上所有的消费,都由我张牧来买单!吧台上所有品种的酒,随便喝!”
  “但是有些狗,不能入内!”
  张牧语毕,指着吧台:“钱我已经给过了,现在是不是应该把狗轰出去!”
  吧台上,收银员刚点过账目。
  二十万!
  张牧刚才进门就给了二十万,足足比酒吧一天的营业额还多几倍。
  收银员立马点头:“钱已经付过了!随便喝!”
  整个酒吧,瞬间狂欢了起来!
  “滚出去!滚出去!”
  “没听到吗?狗不能在酒吧喝酒!”
  “什么狗杂种,也敢和张公子作对!”
  魏昆傻眼了!
  他没被人踩下去过,更不要说这个人是张牧。急忙冲到前台一看,张牧真的付过账了,魏昆才皱着眉头,问道:“怎么可能,张牧,你哪里来的钱?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!”
  张牧摸了摸鼻子,轻松一笑:“不好意思!有钱,真的了不起!”
  “你以为这完了?这才刚开始!”
  第四章 你怎么偷钱
  魏昆惊呆了!
  什么意思!
  张牧这穷逼,翻身了?不可能啊!
  魏昆是个富二代,他明白一个道理,富人的钱能生钱很难用完。而穷人要赚钱,比登天还难!
  “张牧,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钱,但老子不缺钱!蓝天酒吧不欢迎老子,老子还不欢迎蓝天酒吧!”魏昆将张牧面前的酒瓶子砸在桌子上,吼道:“我们走!”
  “等等!”张牧却没让魏昆走。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魏昆停下来。
  张牧从前台拿出来一张单子,道:“根据我了解……魏公子好像还没付账吧?”
  魏昆一看清单上,三千多块钱他的确还没给。
  “不就是三千多块钱吗?”魏昆拿出自己的卡,直接丢给了前台。
  前台接过去卡,在pos机上刷了一下。
  滴滴两声。
  前台黑着脸,看着魏昆,脸色没有之前那么好了。
  “不好意思,你的卡上没钱了。”前台连忙说道。
  不可能啊!
  魏昆刚刚还给李晴晴直播间打赏了一万多!
  接过来pos一看,显示卡已经被冻结了。
  怎么回事?
  魏昆没管这么多,卡他有的是。
  可一连换光了所有的银行卡,魏昆才发现!
  他银行卡,全都不能用了!
  “这不可能啊!”魏昆的脸彻底黑了,急忙拿出手机,给他老爸打了过去:“爸,怎么我的卡全都不能刷款了?”
  电话那头,魏昆老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!
  “别和我说了,警察在门外敲门了。”
  魏昆呼吸不能,低吼道:“怎么回事?”
  那头没回他,直接就挂了。
  还能怎么回事!
  魏昆自己都知道,自己家里的进账不干净!
  可以前,不都是有那么多靠山,罩着自己老爹的吗?
  不然,魏家也不会起势这么快!
  魏昆没时间管老爹怎么样了,没钱给的话,他今天从酒吧出不去。
  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朋友,魏昆连忙道:“掏点钱出来,明天还给你们。”
  三千而已,魏昆的朋友的确能拿出来。
  可刚当他拿出来钱,付了款准备走,张牧又拦住了他!
  他张牧,在穷的人时候被所有人看不起。
  现在有了钱,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!
  “刚才你砸坏了我旁边的一瓶酒,这瓶酒本来是我买的,还没付钱。既然你砸坏了,这瓶酒理所应当是你出钱。”整个酒吧里,此时全都是张牧的人。
  张牧,底气十足!
  “不他妈就是一瓶酒,能多少钱!给了!”魏昆拍拍桌子。
  “爽快!麦卡伦五五年的,你给吧!”张牧笑了笑。
  魏昆朝着价目表一看,立马目瞪口呆了!
  价目表上清洗可见,麦卡伦五五年典藏版……88888人民币!是蓝天酒吧最贵的酒!
  怎么这么贵!
  魏昆还没喝上一口,就要给钱?他当然不甘心!
  “酒保,魏昆的酒钱……”张牧试探问道。
  今晚他包了全场,酒保自然冲着张牧说话,道:“你放心,钱我们有的是办法收。”
  魏昆瞪大了眼,吼道:“你们他妈,想做什么?酒不是我喝的,敢动我?不问问我魏家在这一带算什么!”
  “算什么我不知道……但不给钱怎么处理,我很清楚!”酒保上去对着魏昆一顿揍,然后放下话:“这顿凑算一千块钱!三天内,要是拿不到钱来,我们会上门催账!”
  魏昆站起来,脸上鼻子上,青一块紫一块的,狠狠瞪着张牧!
  他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会被张牧,狠狠才在脚下。
  “你也可以在这打工,慢慢还。魏公子,你还年轻……”张牧冷冷的说道。
  不得不说,将人踩在脚下的感觉,真的很爽!
  当初魏昆看不起自己,知道李晴晴是自己的女朋友,暗地里送礼物将李晴晴睡了,还要故意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。
  今天!
  他张牧将一切,都还了回来!
  “你给我等着!”魏昆吼道。
  “等?你拿什么让我等?你爸因为非法集资三千万,现在已经被逮捕。等待他的,是无期徒刑,而你没有了你爸,就是一个废物而已!”张牧说着这话,在内心无比的感慨。
  他从万达商场到这里,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  半个小时!
  魏家下台!魏昆老爹被抓!
  这就是世界第一财团,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实力吗?
  简直太恐怖了!
  “你胡说!”魏昆头发凌乱,不相信的嘶吼道。
  张牧从吧台上又重新拿过来一瓶五五年的麦卡伦,直接杂碎了瓶颈,将酒泼在身形意乱的魏昆身上。
  “记住了!这是你这辈子,喝过最好的酒!”
  说完,魏昆便被酒吧里的人扔了出去。
  整个人,竟然像是废了!如果不当富二代,他屁都不是一个!
  魏昆离开一会儿,张牧坐在吧台上喝着酒。
  今天大闹了一场酒吧,这酒吧他算是工作不下去了。
  不装了,摊牌了!
  他张牧,是个史诗级富二代!罗斯柴尔德家族顶级的继承人!
  张牧刚喝两口,李晴晴从包间里走出来了。
  显然,李晴晴是等久了魏昆他却没来,显得很着急。
  看了一眼发现张牧在,李晴晴竟然走了上来。
  真是贱人啊!
  以前的李晴晴在张牧眼里的确是女神,现在看来不过是金钱的玩物而已。
  只要有钱,怎么玩都行。
  张牧也想拿出一把钱,砸在李晴晴身上,让她给自己玩弄一番。可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  李晴晴不值得他这样做。
  李晴晴走到张牧身边来,冷了一声,眼神似乎恨铁不成钢问道:“昆哥呢?”
  “走了。”张牧完全不搭理的说道。
  或许是李晴晴发现张牧有些不对劲,又说道:“张牧,你大晚上怎么在这里喝酒?你能不能成熟点?原来我还以为你多爱我,为了养我打工……原来,你只是在混日子!”
  呵呵。
  张牧笑了。
  在李晴晴眼里,有钱人喝酒就帅得她双腿发软忍不住打开,自己喝酒就是混日子?
  “我用的自己的钱,怎么了?总比魏昆用他老子的钱好吧?”张牧桀骜不驯道。
  李晴晴听出来张牧的话,皱着眉头。
  她似乎觉得,张牧今天有些不对劲。
  “是吗?你用的自己的钱?偷钱了还不敢承认,你妈应该真为你感到可耻。”李晴晴见魏昆不在了,拿着包就准备走。
  张牧愣住了,他怎么感觉李晴晴话里有话。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牧皱着眉头,问道。
  李晴晴又是一声冷笑:“张牧你脸皮可真厚,我李晴晴之前看瞎眼了。偷了赵欢的钱给你妈买衣服就算了,你竟然还来这里喝酒。赵欢家里是有钱,可她没有义务救济你,你知道吗?”
  李晴晴说完话,张牧彻底傻眼了。
  偷钱。
  自己怎么可能偷钱!
  赵欢是李晴晴的好闺蜜,之前他和李晴晴好的时候,赵欢就劝过李晴晴离自己远点。
  每次看到自己,赵欢都显得特别不耐烦,嫌自己身上脏,又嫌吃的不干净。
  张牧也不是个烦人的主,几乎没和赵欢再说过话。
  可自己不可能偷了赵欢的钱!
  李晴晴刚走,张牧拿出来电话给赵欢打了过去。
  “张牧,怎么是你这个贼?还好晴晴把你给甩了,你这人连大学生基本的人品都没有吗?”赵欢这人仗着有几分姿色,天天各种化妆品往脸上堆,加上一些P图软件,朋友圈发的全都是美照。
  活生生将自己,当成了个小明星在过。
  “我偷你什么钱,你给我说清楚了?”张牧咬着牙。
  赵欢哼了一声:“赵昆,我懒得和你说,你妈已经将那两千块钱还给我了。”
  我妈?
  张牧愣住了,我妈怎么可能有这两千块钱!
  她来送生活费,手里只剩了两百多点。
  “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儿子,你妈从医院里出来给我拿的钱,也不知道是找哪个亲戚借的。你倒好,还在酒吧喝酒!”
  第五章 你小子有福气了
  医院?
  张牧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  母亲白玉珍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,平常在茶馆上班,家徒四壁,那些亲戚都看不起他们家,更不会借钱给他们。
  难道是卖血?
  张牧挂了赵欢的电话,直接回了学校。
  母亲白玉珍还没走,刚被送出来学校。
  在白玉珍身后,就是赵欢。
  白玉珍急忙给赵欢解释道:“赵欢同学你不要记仇,我们家张牧也不是故意的。他可能是看我穿着破衣服很多年没换了,才想给我买的。”
  “这样吧,阿姨再多给你两百块钱,你千万不要说出去。”白玉珍知道,大学是个象牙塔,不管张牧做错了什么,她都必须要从象牙塔里,老老实实的出来。
  不然的话,这辈子就真的毁了。
  赵欢收下了钱,脸色依旧不爽,说道:“管好你儿子吧,烦得很。”
  说完,赵欢就准备回学校。
  正好这时候,张牧来了。
  “我没有偷钱!”张牧人未到,声先至,声音斩钉截铁,荡气回肠。
  赵欢一眼看到张牧,冷哼道:“还不知悔改!你偷了就偷了,认个错,还了钱,这个事不就算了吗?”
  赵欢说话声音很大,很快周围就吸引了不少人来。
  白玉珍一看其他同学过来了,显得很慌张。
  拉了拉张牧,说:“你少说两句,回去我再跟你算账。”
  张牧忙道:“妈,我真没偷钱,你相信我。”
  随后,张牧走到赵欢面前,道:“你说我偷了钱,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
  证据?
  还需要证据吗?
  你自己穷成什么样子,难道不知道?
 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,赵欢显得更是得意。
  一个屌丝,和自己理论这么多。
  “张牧,本来想看在你妈养你不容易的份上放过你,既然你不珍惜那我们就去教育处。”赵欢仗着自己强势,吼道:“真是没良心,你妈养你这么不容易,你还背地里去打赏女主播。”
  听到赵欢这么说,旁边的人也唏嘘了起来。
  “这个人我认识……这不就是之前打赏李晴晴还被封号了的张牧吗?”
  “舔狗张牧啊!第一次见到网红。”
  “啧啧啧,你看看他妈这样子!”
  张牧耳朵里,全是难受。
  他们怎么贬低自己,张牧可以不当一回事,可是白玉珍听了一定很难受。
  张牧一般不和女生较劲,但今天……赵欢必须是个例外。
  “不需要去教务处!我想问问你,你说我偷了你多少钱?”张牧强势了起来。
  赵欢依旧不屑一顾:“两千!怎么的,你还能还我不成?”
  张牧思索片刻,冷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偷了你的钱,去给我妈买衣服了?”
  “不然呢……你们家什么情况,是个人都知道!这衣服一看就得好几百上千,你买得起吗?”赵欢冷哼一声。
  的确,但凡在学校里认识张牧的,都知道他很穷。
  平时穿的衣服都是地摊货,现在白玉珍身上穿的衣服,一看就是大牌。
  “偷别人的钱去给他妈买衣服,这可怜的孝心啊!”人越来越多,最后已经将周围围了一圈,水泄不通。
  其中,就包括张牧同班的同学。
  但没有一个人,帮张牧说话。
  张牧哼道:“你钱包里一共多少钱?”
  “2200,当时在教室丢了的。你是最后一个走的人,我没冤枉你吧?”赵欢叉着腰,已经不准备给张牧面子。
  张牧点点头,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,的确是他。
  “可如果这衣服,不止两千块钱而我买了,是不是可以在没证据的情况下证明,我没偷你的钱?”
  赵欢愣了愣,眸子盯着张牧。
  忽然的,她觉得有些可笑。
  两千块钱的衣服,别说是对大学生买不起,就算正常上班族买了也会心疼。
 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赵欢不屑一顾。
  白玉珍连忙拖了拖张牧,她能理解儿子给自己买衣服的心情。
  但她更不想将事情搞大。
  不然的话,张牧可能会被退学。
  可张牧,异常的硬气!
  一直以来,赵欢就看不起自己,每次在食堂打饭插自己队,在班上说自己的小新闻,各种群里但凡自己说话,她都会和别人插上一嘴。
  似乎要告诉所有人,张牧这样垃圾的人,你们怎么还和他们说话!恶不恶心!
  今天,张牧要让所有人知道!
  他张牧,赵欢高攀不起!
  “我想说明,我码这件衣服,你买不起!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!”张牧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  噗嗤。
  赵欢直接笑了出来。
  自己买不起?
  张牧也太夸张了吧!
  “张牧,你屌丝当惯了是不是!要是你妈这件衣服我赵欢买不起,我就把这两千块钱还你!”赵欢也来了脾气。
  不够!
  张牧觉得不够,赵欢羞辱了自己太多次,这次他不会放过赵欢。
  “好,我不仅把钱还你,还自己扇一巴掌,证明我冤枉了你!”赵欢又说道。
  刚说完,张牧已经拿出来了一张张收据!
  “自己看!”张牧丢给赵欢。
  赵欢看了一眼,立马傻了。
  这怎么可能?
  香奈儿2017年春季款,标价三万五!不打折!
  上面还有香奈儿的公章,错不了,是在万达香奈儿旗舰店买的!
  赵欢的手抖了抖,自己所有的钱加起来,也不可能超过一万!
  张牧给他妈买一件衣服,就三万五?
  赵欢神色颤然,看了许久才发现,白玉珍手上的包竟然也是香奈儿的。
  而且不是高仿,是真品!
  赵欢不敢相信,张牧怎么了!
  他怎么会这么有钱?
  周围的人,一阵寂静。
  到底怎么回事,一直看不起张牧的赵欢,今天不说话了?
  “赵欢,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“你快说说啊,别怕,张牧偷了你的钱,我们一定给你做主。”
  “赵欢……”
  赵欢终于抬起来了头,看着张牧愤怒的眼神,竟然有些害怕:“他,他没偷我钱,是我搞错了……”
  赵欢做梦没想到,张牧这个屌丝背地里竟然有这么多钱。
  可看他妈的打扮,不像是有钱人家,难道……中彩票了?
  “钱还给你。”赵欢被张牧逼哭了,将钱塞到了张牧手里。
  两千对她来说,半个月生活费而已。
  “还差点什么。”张牧咄咄逼人道。
  “你……”赵欢知道,自己的确是冤枉了张牧,这件事她不想闹大,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,转身就跑了。
  一直跑了很远,到了学校停车上。
  赵欢钻进一辆宝马车,哭得泪如雨下:“刘哥,我被欺负了,呜呜呜,你要给我报仇。”
  ……
  赵欢走了很久,校门口的人才散开了。
  张牧回头看着白玉珍:“妈……”
  还没开口,就看到白玉珍脸色很难看。
  张牧家里虽然穷,但白玉珍性格很要强,从来不会接受任何人一点施舍。
  “妈,我真没偷,你别冤枉我。”张牧苦着脸,说道。
  白玉珍眉头没有舒展开:“那你的钱,是哪里来的?”
  张牧噎住了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雪峰文学] 回复数字15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  胡运说过,不能让这件事被白玉珍知道。要说奖学金根本不现实,张牧只好嘿嘿说道:“妈,你反正别管,以后我养着你。”
  “对了……你今天去医院了?没钱怎么能去卖血呢!”张牧心疼的抓着母亲的手,看了看,竟然没有抽血的痕迹。
  白玉珍撒开手,才说道:“你也知道你妈这脾气,不会欠人东西,更不会让人这么说自己儿子。”
  “不过,今天我去抽血的时候,一个女生过来说是你同学,先借给我两千。”
  “你小子不老实,说,是不是背着我谈恋爱了。”白玉珍说话的时候,脸上全都是自豪。
  还有这种事?
  女生?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雪峰文学] 回复数字15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  张牧平时就和李晴晴走得近,但李晴晴绝对不会这么大方帮人,更不要说她今天在酒吧呢。
  “哪有……长什么样子?”张牧有些好奇。
  “长得可漂亮了,水灵灵的,身材也好,应该有一米七左右。”白玉珍回忆起来,竟然有点高兴:“我见到她的时候,穿着运动紧身裤……反正你小子有福气了。”